《天龙八部》中那些相似的人物

2018-03-29 15:15 | 来源:http://06sk.com/ |
  女儿最近在看《天龙八部》。金庸小说中,我最喜欢《笑傲江湖》和《天龙八部》。《天龙八部》场面宏大,如同书名一样,写了各色各样的人,对人物性格的描写,非常生动。
 
  仔细看这部小说,其实里面有很多人物,是可以对照着去看的。对照着看,我们就能对这些人物有更深刻的理解,乃至对人性有更深入的观照。
 
  阿朱与阿紫:“恶紫之夺朱也”,朱是正色,红得太过了,就变成紫色了。这对姐妹,都是精灵古怪型。只因成长环境不同,二人心术有别。阿朱是黄蓉式的“小仙女”,灵俏可爱;阿紫则是“妖女”一枚,近于丁丁当当、殷素素。人的成长环境很重要,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。能不受环境影响的,只有圣人和傻子。我们普通人,往往心随境转,做不到“境随心转”,就要尽可能选择好的环境,多交好的朋友。

 
  慕容复与段延庆:这两个人,有“同一个梦想”,就是复国、做皇帝。为了实现这个梦想,他们都变成性格残忍的人。最后,慕容复杀死了包不同,段延庆杀死了南海鳄神。总的来说,他们俩其实说不上多坏。虽然段延庆在书中被列为“天下第一大恶人”,其实他没做过什么恶事。但慕容复与段延庆像个冰冷的机器,在他们身上看不到人性的温暖。
 
  btw,金庸笔下,渴慕权力的人,基本都是大反派,如左冷禅、岳不群等。中国文化,一面崇拜权力,一面鄙视权力。崇拜权力与鄙视权力,往往是一个硬币的两面。把权力神圣化,以为皇上都是圣明天子,期待“包青天”式的好官,固然是一种奴隶心态;反过来,把政治说得一团黑,以为官场中人都是“禄蠹”,也是不太健康的心态。政治只是一种社会组织方式,我们都不可能自外于政治之外。既然不可避免,巢由、夷齐之类的人其实并不值得推许。真正重要的是,寻求建立一种对内能维持秩序、保障自由,对外能抵御外部威胁的最理想的政治结构。
 
  萧远山与慕容博:这两个人对照性很强,倒不必多说。人不能没有梦想,但不是所有的梦想都是有意义的。甚至可以说,绝大多数梦想,其实都没什么意义,意义只是我们主观赋予的。“百岁光阴一梦蝶,重回首往事堪嗟。”小时候玩游戏,玩得津津有味;长大了回头一看,自己当年好幼稚。其实,之后干的那些事也未必不幼稚,不过自己认识不到罢了。蘧伯玉行年五十而觉四十九年非,当我们不断超越自己,就会不断重新赋予意义。

 
  叶二娘与马夫人:如果非要把《天龙八部》中的人物排出四大恶人,我觉得,丁春秋、叶二娘、马夫人应该名列前三。(第四个应该排谁,我没想好。)这三个人身上,集中体现了人性之恶。叶二娘与马夫人很像,自己得不到的东西,也不想让别人得到,总想毁了它。嗔心太重,很容易打开地狱之门。嗔可能源于贪,但往往比单纯的贪更可怕。
 
  马夫人与萧峰:这两个人倒没多大相似性,不过书中讲到的两个人小时候的故事,背景挺像的。两个人小时家里都很穷。萧峰因为劣医不肯给爸爸治病,拿刀杀死了医生。马夫人因为没有花衣服,把隔壁姐姐的新衣新裤都剪得粉碎。人的心理很微妙,从萧峰这种正常的义愤,滑向马夫人这种不正常的嫉妒,其实并没有那么难,我们要深自惕励。
 
  段誉与游坦之:这两个人形象差别挺大,但其实相似处不少。两个人出身都不错,都是情圣。段誉对王语嫣,游坦之对阿紫,都是敬若天神。区别在哪里呢?区别在于,段誉喜欢的是好女孩,游坦之喜欢的是坏女孩。段誉是不会爱上阿紫的,游坦之也未必能喜欢王语嫣。决定我们行为的,与其说是智商和三观,不如说是审美。就像有人喜欢抽烟、喝酒、吸毒一样,有些男人就喜欢“坏女孩”,有些女人就喜欢“坏男孩”。抽烟喝酒无非不利于身体健康,糟糕的审美,则有可能毁掉一生。冯仑说:“凡是男性企业家开始追逐女明星,这家企业就离死亡不远了。”不是因为女明星有问题,而是追逐女明星的男人,一般审美都不怎么样。

 
  虚竹与玄慈:这对父子,其实相似点倒不是太多,不过他们都是破戒的和尚。玄慈破戒之后,选择了隐瞒和遮掩;虚竹破戒之后,却选择了坦白、受惩。两个人最后的命运,其实从一开始就已经决定了。人都有可能犯错,重要的是怎么对待自己的错误。黑暗无法驱散黑暗,只有光明才能做到。人无完人,我们都有毛病,讳疾忌医,只会让问题越来越严重。敢于直面自身问题的人,才能不断超越自己。